观察丨三千亿再“造城”,苏州工业园区而立之前“放手一搏”

admin 22 0
苏州工业园区——这个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合作项目,诞生27年来已由苏州城东的一片水荡崛起为一座现代化新城,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907亿元,这个经济体量放到全国百强县榜单中去比拼,仅次于昆山和江阴。
同时,苏州工业园区还集经开区、高新区和自贸区于一体,可谓“万千宠爱于一身”,条件优越。
不过,即将迎来而立之年的苏州工业园区,也有自己的烦恼。比如,其城市形态和城市配套,是否还能进一步提升?园区如何创造更多的“第一”和“唯一”,始终肩扛改革创新大旗?城市建设起点高、底子好,是否意味着,园区干部的应急和管理能力就一定强?
10月16日,苏州工业园区召开城市建设和管理大会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会上获悉,未来3~5年,苏州工业园区的目标是实现城市形态更加优化、城市功能更加完善、城市治理更加现代、城市特色更具国际化,为此,将加快实施443个重点项目,累计投资约3306亿元。
抛出如此“大手笔”的一个大背景是,苏州工业园区迎来了新的发展定位和使命。据政府官网报道,9月底召开的苏州市第十三次党代会,赋予了苏州工业园区建设“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、一流自贸试验区”,成为面向未来的“苏州城市新中心”,也就是简称“双一流、新中心”的发展定位和目标。
而立之前,苏州工业园区“放手一搏”。苏州市委常委、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沈觅在本次城市建设大会上表示,加强城市建设和管理、打造面向未来的苏州城市新中心,具有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的效应,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、一流自贸试验区,需要更高品质、更高能级的城市新中心加以承载。
未来3~5年,拟投资3306亿加码城建
苏州工业园区官网资料显示,苏州工业园区是中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间的重要合作项目,于1994年2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,被誉为“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”。
诞生伊始,苏州工业园区便秉持“先规划后开发”,“一张蓝图绘到底”的规划设计理念,并坚持产城融合。澎湃新闻记者在苏州工业园区展示中心看到,如今的苏州工业园区的景貌,与当时规划手绘图上的现代化图景,几无二致。
也正是苏州工业园区的开发建设,苏州开启了“双面绣”时代:一面是小桥流水的千年苏州古城,另一面又是以工业园区为代表的现代化新城,高楼林立。
正所谓,“金鸡湖畔谈经济、独墅湖畔好读书、阳澄湖畔宜养生”。这是形容苏州工业园区由高端制造与国际贸易区、科教创新区、旅游度假区等多个特色功能板块共同组合而成。
苏州工业园区并不满足于此。澎湃新闻从苏州工业园区此次大会获悉,未来3~5年,苏州工业园区将力争实现四大发展目标:城市形态更加优化、城市功能更加完善、城市治理更加现代、城市特色更加国际化。
具体而言,苏州工业园区将加快实施443个重点项目,累计投资约3306亿元,实现城市建设管理水平的全面提升。
苏州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沈觅在大会上透露,苏州工业园区将加快推动自贸商务中心、苏州东站和市民服务中心等地标项目建设,加快实施金鸡湖隧道、独墅湖第二通道、阳澄湖第三通道、312国道苏州东段改扩建、以及轨交6、7、8号、S1号线等重大交通工程。
同时,还将高标准建设运营企业总部基地、现代服务业产业园、上市企业产业园以及中新生物技术创新岛等重大产业载体,提升发展能级。
沈觅表示,园区要坚持世界眼光、国际标准、苏州特色和园区品质,高水平编制新一版国土空间总体规划,优化城市空间布局。
打造“苏州城市新中心”,苏州工业园区的新使命
苏州工业园区名为“工业园区”,并且长期以来在国家级经开区和高新区的评比榜单上位居前列,但在城市形态上,和人们刻板印象中的“开发区”有所区别,苏州工业园区一开始就秉持产城融合的理念。
澎湃新闻记者在苏州工业园区展示中心,看到了一张1994年编制园区总体规划时,设计师手绘的金鸡湖远景图。
据中心工作人员介绍,和现在已建成的苏州工业园区实景图相比,规划图和实景图的相似度高达90%,体现了苏州工业园区系统规划、分步实施、绝不偏离的建设思路。
这一思路,也摒弃了屡屡遭人诟病的“边开发边规划”、“先开发后补规划”以及“领导一换就调规划”的做法。
同时,苏州工业园区在建设重要基础设施采取“适度超前”的原则,一开始就园区的市政道路、供电线路架、供水管网、燃气管网、供热管网、排水管网、排污管网、电信管网、有线电视光缆铺设同步建设,也就是所谓的“九通一平”,而不是建到哪儿算哪儿,后续视情况再“缝缝补补”。
还有三年,苏州工业园区就将迎来自己的三十岁生日。而如今,工业园区迎来了新的发展定位和使命。
今年9月底召开的苏州市第十三次党代会,赋予了苏州工业园区建设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、一流自贸试验区,成为面向未来的“苏州城市新中心”的发展目标。
上千年以来,苏州城的中心几乎没有离开过以平江路、拙政园为核心的古城区域。而将苏州工业园区建设成为苏州新中心,这意味着苏州的核心城区将真正走出古城。
也就是说,从前是,没到过苏州古城就没到过苏州;而现在,没看过苏州工业园区,也算是没有完全领略苏州的靓丽。
沈觅表示,加快建设面向未来的苏州城市新中心,还是要进一步聚焦城市,加强城市建设和管理,完善科创策源、现代服务、品质消费、文化交流等核心功能,做强中心硬核。
不满足于只是苏州的“样板间”,苏州工业园区目标成为更具辐射带动能力的城市中心。苏州市第十三次党代会后,苏州工业园区召开的第一个大会,便是聚焦城市建设和管理。沈觅表示,加强城市建设和管理、打造面向未来的城市新中心,具有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的效应,世界一流高科技园区、一流自贸试验区,也需要建设更高品质、更高能级的城市新中心加以承载。
苏州工业园区发力城市建设,或许可以将日本筑波作为参考。
上世纪60年代,意识到科技创新重要性的日本,开始在东京的北侧的一大片荒地,打造筑波科学城。1985年召开的筑波世博会,大大加速了筑波科学城的开发建设,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环境整治和基础设施建设。
世博会的召开,最终促成筑波摆脱了原来的科技卫星城形象,开始向地区中心城市转变,并带动周边地区的发展。
沪苏同城:上海多个了金鸡湖,苏州也有了陆家嘴
而和日本筑波类似,苏州工业园区也位于一座超级城市身边,也离不开这座超级城市,那就是上海。
长期以来,苏州人喜欢用“大树底下种好碧螺春”,来形容上海和苏州的关系。据苏州市政府官网报道,9月底结束的苏州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明确提出,要更加积极主动落实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,推动“沪苏同城化”取得重大进展。这无疑是对沪苏关系更为紧密和交融的期盼和目标。
出了上海一路向西,过了昆山,就是苏州工业园区了。沈觅说,从苏州园区站坐动车到上海站最快只要23分钟,有许多园区人工作就在上海,每天上演着“双城记”。
在他看来,沪苏同城化从某种意义上讲,相当于上海多了一个金鸡湖和阳澄湖,苏州工业园区多了一个陆家嘴和外滩,双方都可以共享资源、共同得益。
沈觅表示,苏州工业园区将积极承接上海的溢出效应,实现与上海错位互补发展。比如在科创方面,上海做“0到1”,园区则可以做更多“1到10”、“10到100”的转化。
截至目前,代表全球制造业智能制造和数字化最高水平的“全球灯塔工厂”共有69家,苏州工业园区就有两家(博世、强生)。沈觅认为,这说明园区的制造业基础强大,完全可以形成“上海研发+园区制造”的协作模式。
澎湃新闻从苏州工业园区获悉,2020年,苏州工业园区生物医药、纳米技术、人工智能三大新兴产业保持年均20%以上增幅,实现总产值达2494亿元。
另据今年年初印发的《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总体方案》,苏州工业园区还是大虹桥“北向拓展带”上的重要节点。
互联互通方面,上海机场集团“苏州城市航站楼”已于日前落户苏州工业园区,上海两大机场成功实现“功能前移”苏州工业园区。此外,经过苏州工业园区、连接沪苏两市的轨道交通S1号线也在建设中。未来,苏州工业园区和上海之间将形成高铁、城际、轨交等多层次的连接。
曾有专家形象地表示,所谓沪苏同城化,最理想、最直观的效果就是,人到了苏州,并没有觉得出了上海。
人们不免期待,待到而立之年,苏州工业园区将在苏州、上海大都市圈和长三角,扮演怎样的角色?沈觅在本次大会上谈到,面向未来的苏州城市新中心,是系统谋划和匠心营造的融合,更是各级干部眼界、能力和水平的集大成者。
“决不是轻轻松松、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。”他说。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标签: 中国 上海 日本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